<del id="nnjnj"></del><track id="nnjnj"></track>

<p id="nnjnj"></p>

<address id="nnjnj"></address>

    <pre id="nnjnj"><pre id="nnjnj"></pre></pre>

      <noframes id="nnjnj"><ruby id="nnjnj"><ruby id="nnjnj"></ruby></ruby>

      • 自動秒收錄
      • 軟件:1974
      • 資訊:4527|
      • 收錄網站:301505|

      IT精英團

      裁員之風,吹到了美國硅谷,馬斯克只是開始

      裁員之風,吹到了美國硅谷,馬斯克只是開始

      作者/景文

      在裁員這個問題上,中國后廠村和美國硅谷從未如此步調一致。

      當然,此前它們沒能達成一致,可能是因為只有后廠村在持續裁員,而現在,馬斯克正領銜硅谷老板們跟上中國同行的腳步。

      通知裁員后10分鐘就被關閉辦公系統權限,整個部門被砍掉90%,按照代碼長度和加班時間計算程序員的貢獻值,為避免被裁而在公司“卷”時長一周7天打卡上班……曾經屢屢出現在中國互聯網公司的“裁員行為大賞”,如今竟然也出現在了以“work life balance”著稱的美國互聯網大廠。

      裁員的風,就這樣刮到了美國硅谷。而馬斯克和推特,只是暴風眼之一。

      image.png

      裁員是會“傳染”的

      當馬斯克抱著白色陶瓷水槽走進位于美國舊金山的推特總部大樓時,沒有人想到他的“清洗”運動會進行得那么徹底,甚至帶著一絲荒謬。

      這一天是2022年10月26日。兩天后,馬斯克完成對推特的收購,后者從納斯達克退市,成為一家私企。他用自己推特轉發了一張和員工在Twitter總部咖啡廳交談的照片,照片上,馬斯克身穿黑色短袖T恤,隨意地坐在吧臺上,員工們則一層層地圍在他身邊。有滿頭白發的老人,也有看起來畢業沒多久的年輕人,大家臉上都帶著笑容,看起來氛圍輕松而融洽。

      圖源推特截圖

      財務狀況吃緊,縮減人力成本便成為了一個立竿見影又相對容易操作的舉措。

      英特爾在2022年第三季度財報發布中表示,公司將致力于在2023年實現30億美元的成本削減,到2025年底,節約的費用總額將達到80億~100億美元,而CEO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表示,“人事行動”就是這一計劃的一部分。

      那么,為什么這些硅谷霸主現在的日子普遍這么吃緊?這是一個非常宏大的命題,但其部分原因是很清晰的:一方面,科技行業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美元利率上浮和經濟下行減速等因素的影響;另一方面,無論是以廣告收入為主的推特和Meta,還是以硬件收入為主的英特爾,又或是賣軟件或服務的其他公司,在宏觀經濟之外,產業鏈上下游業務都系統性地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外部因素影響。

      以推特和Meta為例,一方面,宏觀經濟下行,廣告主為了開源節流,縮減廣告開支;另一方面,蘋果公司去年推出IDFA(廣告主標識符)新政,這一新規要求App追蹤用戶前,需彈窗征得同意,只有用戶主動點擊“授權同意”,App才能讀取用戶數據——這一新政限制了廣告商對個人隱私的追蹤,從而影響了效果廣告營銷,重創數字廣告行業。

      另外,從整體市場競爭格局的角度看,互聯網的下沉拓展基本結束,流量進入存量競爭時代,TikTok等新玩家也讓戰況變得更加激烈,讓增長難上加難。

      再以英特爾為例,客戶端計算事業部(CCG)是英特爾最為主要的收入支撐,2022年第三季度該事業部實現營收81億美元,占總營收比例超過一半。但無論英特爾在計算機硬件市場中地位有多高,它都無法逆轉全球計算機市場的整體疲軟。

      國際數據公司(IDC)全球個人計算設備季度追蹤的初步結果顯示,2022第三季度,全球PC發貨量總計7420萬臺,傳統PC市場繼續下滑,同比收縮15%。Canalys發布的數據也顯示,全球個人電腦市場在2022年第三季度需求大幅下滑,臺式機和筆記本電腦的總出貨量僅6940萬臺,同比下降18%。

      各家有各家的難處,與此同時,世界經濟寒意蔓延,無人幸免。這些因素疊加,最后的表現就是財務吃緊、增長困難,裁員風潮盛行。

      當硅谷不再是“應許之地”

      “文科轉碼潤硅谷大廠”的當代人生神轉折案例,還沒有被多少人成功實踐,隨著硅谷大廠們的一夜入冬,就連硅谷員工的前途似乎都蒙上了一層陰影,“文科轉碼”“潤硅谷”更成了遙不可及的當代神話。

      但在前幾個月,這還是一個從小紅書到知乎,從一畝三分地到GitHub都在討論的熱門話題,“程序員潤硅谷”的教程相當豐富。

      其中,最精彩的往往是那些從零開始“轉碼硅谷”的教程:他們的一般步驟是,先刷GRE和托福,拿到英語成績后再寫申請文書,上學之后一邊進行專業課的學習,一邊刷leetcode敲代碼,一邊刷大廠實習經歷,不斷提升自己的coding能力......直到拿下FLAAG等大廠Offer,站到全球程序員鄙視鏈的頂端。

      這種職業身份乃至工作地點的轉換,并不是沒有可行性。首先,程序員要求的理工科知識儲備并不像人們所想那樣深厚,主要是數學方面,但即便是文科生掌握的高中數學也基本夠用,微積分等高等數學知識只有在少數場才有應用,因此,轉型程序員并不存在學習上的障礙。

      其次,在硅谷對于程序員的學習背景要求不如一些國內大廠,對于“半路出家”的程序員接受程度較高,其龐大的人才需求,也提供了足夠多的就業機會,這對于那些希望走出去的程序員更是如此。

      相談甚歡的場景過去一周后,按照裁員比例,這些人里將有一半丟掉工作。

      根據美聯社報道,11月3日,推特員工收到一封公司發來的郵件,告知他們第二天會確定裁員名單。BOOM,裁員盲盒降臨,甚至還自帶預告,延長了等待與未知的痛苦。某部門主管4日發布推特稱,約有50%的公司員工遭到解雇。2022年初,推特員工數約為7500人,這意味著有超過3700名員工在此次裁員中丟掉飯碗。

      一些人將推特近乎蠻橫的裁員歸咎于馬斯克的“狂”和“狠”,并將其視作硅谷的一種例外。但現實是,裁員正成為硅谷在這一季度的主旋律。

      Intel 早在10月底就對外公布了成本削減計劃,稱要在2023年實現30億美元的成本削減。與之對應的是裁員計劃,據彭博社報道,Intel此次裁員涉及數千人,銷售和營銷部門將成為重災區,裁員比例高達20%。

      中國員工也將受到裁員計劃的影響。某位接近Intel中國的消息人士透露,國內員工已開完部門全員會,某研發部門要完成12%的成本削減,其中6%通過裁員完成。各部門需在11月15日前確定裁員名單,并在明年一季度完成這一輪裁員?!犉饋肀锐R斯克的當日卷鋪蓋走人計劃更溫和一點,但也只是溫和罷了。

      另一家硅谷互聯網巨頭Meta(Facebook 母公司)也被爆出大規模裁員傳聞。北京時間11月7日,《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消息,稱Meta即將開啟公司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裁員,并可能是過去一年來美國科技公司中裁員數量最多的一次。

      約3700名推特員工剛剛失業(算上馬斯克又緊急召回的那些),如果《華爾街日報》的消息屬實,Meta需要炒掉超過3700名員工,才能在硅谷裁員排行榜上奪魁。這場新的風暴,最早將在11月9日正式抵達硅谷。

      與這些裁員“大戶”帶來的強臺風相比,微軟計劃裁員近千人、在線支付巨頭Stripe宣布裁員14%、甲骨文在北美云計算中心展開裁員、Snap裁員1200人等消息,都顯得只是途經硅谷的溫帶氣旋。

      被裁掉的員工,需要尋找下家。但另一個壞消息是,硅谷的許多大公司都已凍結HC(Head Count),即不再招聘新人。

      蘋果在11月2日被爆出凍結招聘,凍結時間將從當前延續到2023年9月。亞馬遜也在10月份相繼暫停云業務、零售與物流業務的招聘后,于11月初宣布暫停全公司的招聘。人力資源高級副總裁貝絲·加萊蒂稱,亞馬遜將在未來幾個月中保持暫停招聘狀態。

      宣布凍結招聘的通知,圖源亞馬遜官網

      下一步,這些凍結招聘的硅谷公司是否也會加入硅谷裁員隊伍,如今還是未知數。

      今年5月,馬斯克稱贊中國工人的一番言論曾登上微博熱搜榜。他說:“中國有很多非常有才華、勤奮的人,不僅僅是熬到半夜,他們可以熬到凌晨3點。而美國的工人們卻想方設法不去上班?!碑敃r,很多中國網友評論稱,甚至分不清是一種稱贊還是一種諷刺。

      5個月后,馬斯克用行動證明,他的稱贊是真心的。不僅稱贊是真心的,他還想把中國互聯網行業的內卷氛圍搬到硅谷,制造出無數可以和他一樣睡在公司的五星員工。

      財報季,裁員季

      對于任何企業來說,裁員從來都不是目的,而是一種手段。

      回顧推特、Meta、英特爾、甲骨文這些公司的近期財報,“不及預期”這一評價總是與最新財務數據共同出現,股價也常在財報發布后應聲而跌,并不亮眼的財報數據已經在向我們解釋裁員背后的秘密——

      推特2022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營收11.8億美元,同比下降1%;廣告收入10.8億美元,而預估12.3億美元;凈虧損2.7億美元,而去年同期為凈利潤6600萬美元;攤薄后每股虧損0.35美元,而去年每股收益為0.08美元。財報發布后,推特股價在盤前交易中下跌逾2%。

      Meta2022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營收為277億美元,相比下滑4%;凈利潤為44億美元,同比下滑52%;攤薄后每股收益為1.64美元,同比下滑49%。由于業績不及市場預期,Meta股價在盤后交易中暴跌近20%。

      英特爾2022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營收為153.38億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凈利潤為10.19億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5%;毛利率為42.6%,低于去年同期的56%;每股攤薄收益為0.59美元,超出市場預期的0.33美元,不過低于去年同期的1.45美元。

      硅谷就像一座燈塔,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程序員。

      首先是相對較高的收入和福利,保證了程序員這一職業的體面生活,根據SEC披露的數據,大部分硅谷大廠的員工收入中位數都在20萬美元以上(2021年數據);其次是更自由的工作地點選擇,2020年以來,越來越多的硅谷大廠從允許員工work from home到允許員工work from anywhere;最后相比國內互聯網行業的“卷”,硅谷大廠相對更加work life balance,讓程序員可以有更多的時間、更好地體驗生活的樂趣......

      而這一切,都來自于一種確定性:硅谷的互聯網大廠們,將一直、一直增長下去,并且維持著良好的增長率,始終引領著全球互聯網產業的潮頭。

      但現在,這種確定性被打破了——打破這種確定性的,是滅霸式裁員的推特新老板馬斯克,是Alphabet(谷歌母公司)、微軟和Meta在本季度交出的最近幾個季度最差財報,也是來自大洋彼岸的TikTok等“后浪”的沖擊......

      硅谷互聯網大廠,也不得不走上了和國內互聯網公司從2021年開始走過的路:降本增效。即便是通過留學、實習、求職,最終順利留在硅谷的中國工程師,也需要面臨工作的不確定性。

      北京時間11月7號晚上12點,當地時間早上8點,Meta工程師小草接通了電話。面對沸沸揚揚的裁員傳聞,小草說,目前還沒收到公司內部的準確通知,員工們是從Blind(江湖人稱美國版脈脈)上知道的消息?!吧现馨?,有一個部門主管級別的人在上面說,VP們在討論要不要裁員的事情。比例大概是10%-15%或者15%-20%?!?/p>

      而此前,裁員也已有了跡象。Meta內部有一個叫“need support”的計劃,會給一小撮員工打上標簽,旨在協助他們更好地完成工作?!耙郧氨淮蜻@個標簽大家覺得沒什么大不了,但是現在,現在就有可能被干掉?!?/p>

      面對傳聞中即將到來的裁員,小草顯得相對平靜,原因是,他作為一個入職不久的校招生,“是最便宜最好用的”。比起是否會被裁掉,他更煩惱的是硅谷沒有水果茶(奶茶店倒是競爭激烈),沒有劇本殺店,也沒有自動麻將機,以及每個月要花一半的工資付房租。

      硅谷最近新開了一家楊國福麻辣燙,小草想去嘗嘗,每次路過都能看到很多人在排隊。硅谷的生活顯得沒那么有意思,但比起國內互聯網公司,還是更輕松自由一些,和很多同輩華人程序員一樣,小草打算呆滿三年才考慮下一步的計劃。

      “這里真的有很多商機,你們可以過來開個劇本殺狼人殺什么的,肯定能赚钱,”小草停頓了片刻,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還是先等這兩天,看看名單里有沒有我吧?!?/p>

      在這個一夜入冬的時節,大洋兩岸的互聯網公司和打工人,都不可避免地在時代的浪峰浪谷之間搖擺。畢竟硅谷的一?;?,落在程序員的頭上也是一座山。

      點擊這里復制本文地址 以上內容由IT精英團整理呈現,請務必在轉載分享時注明本文地址!如對內容有疑問,請聯系我們,謝謝!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退出閱讀|首頁
      警花高潮嗷嗷叫
      <del id="nnjnj"></del><track id="nnjnj"></track>

      <p id="nnjnj"></p>

      <address id="nnjnj"></address>

        <pre id="nnjnj"><pre id="nnjnj"></pre></pre>

          <noframes id="nnjnj"><ruby id="nnjnj"><ruby id="nnjnj"></ruby></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