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nnjnj"></del><track id="nnjnj"></track>

<p id="nnjnj"></p>

<address id="nnjnj"></address>

    <pre id="nnjnj"><pre id="nnjnj"></pre></pre>

      <noframes id="nnjnj"><ruby id="nnjnj"><ruby id="nnjnj"></ruby></ruby>

      • 自動秒收錄
      • 軟件:1973
      • 資訊:58037|
      • 收錄網站:280536|

      IT精英團

      詳細解讀關于企業數字化的降“本”增效

      詳細解讀關于企業數字化的降“本”增效

      瀏覽次數:
      評論次數:
      編輯: 桐夕
      信息來源: 財經雜志
      更新日期: 2022-09-30 15:21:31
      摘要

      編者按:“降本增效”這個詞,通常會高頻出現在宏觀大環境下行周期,或企業內部經營出現周期性問題之時。為了高質量生存發展,應對營收利潤增長難題,強化

      • 正文開始
      • 相關閱讀
      • 推薦作品


      企業家需要警惕陷入局部降本的泥潭,用“戰術上的勤奮”掩蓋“戰略上的懶惰”

      文 | 劉偉光


      編者按:“降本增效”這個詞,通常會高頻出現在宏觀大環境下行周期,或企業內部經營出現周期性問題之時。為了高質量生存發展,應對營收利潤增長難題,強化自身競爭力,降本增效會成為企業的第一個本能動作。至于降的什么“本”,增的什么“效”,企業往往有多重選擇,每一個選擇的背后,會出現不同的結果。

      這篇文章從企業長期發展目標的視角上重新審視了“降本”和“增效”之間的內在邏輯。跳出了傳統財務理論范疇內的企業科技成本,從企業管理和業務運營的角度上提出新時代企業8大科技成本,并提出了在增效為目的的前提下,如何規避“降本”陷阱。

      它為作為新科學技術買家的企業們提供了另一個視角去重新審視“降本增效”這件事情在新的歷史周期中的重要意義和取舍之道。人們總是本能將企業的困境首先歸咎于糟糕的環境,但現實是,沒有更糟糕的環境,只有更糟糕的應對。降本增效是一劑不得已而為之的猛藥,企業核心管理者在開出這劑藥方之時,需要慎之又慎,以終為始,把刀子下在正確的部位。


      以下為正文:

      中國互聯網行業高速發展的十年,也是中國社會數字化快跑的十年。人們通常認為,數字化能力和技術創新能力是互聯網科技企業的獨特優勢,或者說是更多數字化企業的中后臺支撐能力,但事實上,數字化有著更重要的使命,是為中國企業提供發展動力的差異化競爭能力。

      今天,所有人都在提倡“降本增效”,基于技術是數字化企業的差異化核心競爭力的這個重要前提,我們有必要重新審視降本增效的“本”到底是什么?

      在這十年中,阿里云用技術陪伴和支撐了很多數字化驅動型企業的發展?!巴小边^程中,從宏觀到微觀都已經充分證明:全方位的技術能力就是數字化企業效能提升的發動機。


      警惕降“本”誤區


      什么是增效降本的“本”?數學世界有條公理是“可導必連續,連續不一定可導”,在企業管理世界中,也有一條公理是“增效必然降本,降本不一定增效”。

      增效降本是指企業通過新科技、新方法等措施提升技術和管理能力,實現企業總體收益增加和單位產品成本降低的業務結果。

      所以我更愿意提“增效降本”,而不是“降本增效”。“增效”在“降本”之前,強調企業應倡導發展思維和增量思維。通過技術、商業、市場的不斷創新,增強企業核心能力,實現總體收益增加和單位商品成本降低,這是實現增效降本的正確路徑。在實際工作中,如將降本放在增效前面,很容易將工作機械的導向簡單的縮減成本,忽視對多種增效措施的主動思考和實施。

      “降本”的前提是“增效”。以“降本”為第一優先級目標的企業,往往結果都是出現了“長周期創新枯竭”窘境,因為企業經營中“增效”才是“目的”。正所謂“開源節流”這四個字沒有人反過來念成“節流開源”一樣,任何時候企業的第一優先級都應該是發展。

      所以說,增效必然降本,降本不一定增效。

      企業實施增效降本措施的目標是提升經營業績,實現企業高質量發展。所謂“高質量發展”有四個特點:企業總體收益增加,追求全局最優;單位產品成本降低,促進業務提質;可持續的效益提升,堅持長期發展;企業核心能力增強,放大競爭優勢。



      正視企業八類科技成本


      深入理解企業科技成本的性質、組成和分類,是有效控制成本的前提。企業科技成本不僅包括企業科技部門的成本,也包括企業業務部門通過科技能力發展業務的成本。

      企業科技成本可以拆解為8個維度,其中,IT資源成本、人力成本、數據成本和資金成本與企業科技部門直接相關,是顯性成本;時間成本、機會成本、試錯成本和沉沒成本更多與企業業務相關,是需要被關注的隱性成本。

      IT資源成本:企業用于支撐IT系統建設和運行維護投入的設施費用。自建數據中心的費用和使用云服務的費用屬于典型的IT資源成本支出。

      人力成本:企業圍繞IT系統建設和運行維護投入的人力資源費用。

      數據成本:企業對數據進行采集、分析和使用的費用。一般包括數據獲取、處理、分析和搜索等成本支出。

      資金成本:企業為籌集和使用資金而付出的費用。一般包括資金籌集成本和資金占用成本。

      機會成本:企業利用一定資源生產一種商品,而失去利用這些資源生產其他價值最高商品的代價。通過搭建敏捷高效的協同開發平臺,有助于快速驗證多種業務可能性,降低機會成本。

      時間成本:企業從事一項活動使用時間的成本,即:該時間段內放棄機會的價值。在瞬息萬變的市場環境下,時間與價值創造密不可分,所以將時間成本從機會成本中分離出來進行關注。

      試錯成本:企業不斷嘗試不同方法解決問題的過程中,產生的所有成本。

      沉沒成本:企業已發生并無法回收的成本,如:維護老系統投入的技術和人力無法重用到新系統中,帶來了沉沒成本。





      如何用正確的姿勢來進行“降本”?企業需要建立全局視角的成本結構模型,形成面向業務的成本度量標準,為企業增效降本提供指引。警惕陷入局部降本的泥潭,用“戰術上的勤奮”掩蓋“戰略上的懶惰”。


      增效的真相


      “少走彎路,就是成功路上最好的捷徑?!?/p>

      企業在成長的不同階段,會面臨大量的沒有創新性業務價值的“降本陷阱”。如果將大量戰略性的資源投入到“重復造輪子”、“自建數據中心”等“偽戰略”方向上,不但造成了人力成本、時間成本、試錯成本的大幅增加,同時還放棄了自身原有的邊際成本逐步降低的“核心競爭優勢”。企業管理層應該堅決拒絕在非戰略方向上,投入和消耗戰略性資源。

      不少人走過這樣的彎路。某頭部互聯網企業投入大量人力及資源進行底層技術自研,并在數據庫技術上取得驕人成績。但數據庫技術距離主營業務較遠,企業管理者對其感知不強。隨著業務發展放緩,企業縮減在底層技術自研上的投入,導致數據庫核心研發人員流失,原來引以為傲的技術轉眼成了公司負累,故障頻發、業務需求無力承接等問題嚴重影響了業務發展,最終該企業選擇使用云原生數據庫全線替換自研技術。

      管理大事彼得·德魯克曾說:“比效率更重要的是效能,企業真正不可缺少的是效能,而非效率”。

      所謂“增效”有兩層內涵,一是“增加效率”、一是“增加效能”。效率是“以正確的方式做事”,而效能則是“做正確的事”。效能追求時間的節省和路徑的優化,創業企業管理層首先應該思考如何聚焦在“增加效能”、如何優化時間成本、如何降低試錯成本等關鍵“效能因素”。

      蘋果公司創始人喬布斯曾說:“提升10倍可能比提升10%更容易”。高質量的“增效降本”是用創新型的技術來實現“數量級式”的效率提高,以實現單位成本下降。

      企業通過擴充產品線、提升用戶規模等措施,實現用戶價值創造的邊際成本隨規模的增加而降低,從而開啟企業的高速增長。

      這個階段的企業會開始關注利用新技術去解決另一個問題了——產品在市場中的份額和影響力不斷擴大,也對產品穩定性和用戶體驗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時候需要去通過調動企業內外部資源滿足這些深層次的需求,實現產品的品質提升,例如:絲般順滑承接超大并發用戶訪問的能力,抵御機房級故障的容災能力等,實現與競爭對手拉開能力差距,牢牢抓住企業高速發展的歷史機遇期。

      企業大而全的投入無法帶來突破性成果,必然導致資源的浪費,也必將形成大而不強的結果,損害產品核心競爭力。在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方向進行高強度投入,非核心能力選擇外部優秀的資源進行合作,是更加高效和長期的增效降本發展路徑。

      某頭部互聯網企業自建存儲系統,這套系統在支持該企業渡過高速成長期后,無法滿足成熟期企業對穩定性和精細化管理的要求,出現了不少新問題。比如經常出現文件丟失或不可用等故障,嚴重影響了業務可用性;無法使用更新型的機器、無法進行數據分層存儲,導致企業的成本優化方案無法實施。經過慎重考量和測算以后,該企業選擇使用公共云替代自建系統,由云原生存儲產品保證穩定性,將SLA提升了3個數量級;通過對數據進行精細化管理,采用分級存儲技術大幅優化了存儲成本。

      能夠穿越周期的都是堅持長期主義,唯有不斷創新才能避免平庸、保持領先。

      很多成熟企業在現金牛業務之外布局新業務,通過做成第二曲線業務,具備了穿越單產品生命周期發展限制的能力,使企業基業長青成為可能。在第一曲線業務處于上升階段時,就開始布局第二曲線業務。兩條曲線同時存在,使第一曲線業務可以為第二曲線業務的發展提供時間和資金支持,也能夠降低企業的試錯成本和時間成本。

      這其實體現了企業家的一個核心能力,是不是可以居安思危,克服路徑依賴發展新業務。

      讓企業一直延續過去成功的方法和路徑,不但不能保證企業繼續成功,還可能導致新業務的失敗。第二曲線業務發展需要新團隊帶來新思考和新方法,開放地吸取企業內外部優勢資源為我所用,配套上鼓勵創新的組織激勵機制等措施,克服企業慣性帶來的路徑依賴,支持新業務突破成長。

      某知名游戲公司在沉寂兩年后,創作出現象級的游戲大作,憑借優秀的視覺效果和游戲質量,快速收獲了上億玩家和數十億美金的營收,正是依靠公共云的全球資源能力,實現全球五大區服萬臺服務器同時上線開服零故障,為業務的飛速發展提供了強力保障。


      科技成本不能輕易降


      數字化能力已經是企業發展的核心生產力,圍繞在科技方面的投入程度和投入方法是企業決策者必修課。

      增效降本的本質是企業總體收益增加、單位產品成本降低、可持續的效益提升和企業核心能力增強。圍繞企業的科技成本投入,除IT資源成本、人力成本、數據成本、資金占用這些顯性成本以外,時間成本、機會成本、試錯成本和沉沒成本這些隱形投入也很重要,全面而綜合的降低這些成本,進而實現效能的提升才是企業高質量發展的本質。

      以云計算為代表的科技能力越來越成為企業競爭力的核心,云與非云環境的技術代差在逐漸形成,越來越多的新興技術都在以云為基礎進行開發部署,未來技術創新的戰場一定誕生在云端。

      云計算是先進技術的代表,是最重要的科技生產力,是打破企業技術慣性的工具,是加速企業穿越發展周期的新動能,是企業實現全面增效降本的利器。

      云不是數字化企業的IT戰略,而應是企業級的發展戰略。云帶來的是綜合成本的降低和成本利用率的大幅度提升,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演變成云原生企業,依托于云的技術和AI,數據等能力進行創新,在最優的成本下推動企業更快的創新與發展,推動更高質量的社會進步。


      (作者為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云智能互聯網&新金融事業部總裁 劉偉光;編輯/謝麗容)

      宜信悄然分離 高管現離職?
      ? 上一篇 2022-09-26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近發布資訊
      更多
      警花高潮嗷嗷叫
      <del id="nnjnj"></del><track id="nnjnj"></track>

      <p id="nnjnj"></p>

      <address id="nnjnj"></address>

        <pre id="nnjnj"><pre id="nnjnj"></pre></pre>

          <noframes id="nnjnj"><ruby id="nnjnj"><ruby id="nnjnj"></ruby></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