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nnjnj"></del><track id="nnjnj"></track>

<p id="nnjnj"></p>

<address id="nnjnj"></address>

    <pre id="nnjnj"><pre id="nnjnj"></pre></pre>

      <noframes id="nnjnj"><ruby id="nnjnj"><ruby id="nnjnj"></ruby></ruby>

      • 自動秒收錄
      • 軟件:1973
      • 資訊:57811|
      • 收錄網站:279872|

      IT精英團

      近3年影視寒冬:16萬家企業悄然死去 有人賣3套房活下來

      近3年影視寒冬:16萬家企業悄然死去 有人賣3套房活下來

      瀏覽次數:
      評論次數:
      編輯: 喵星人
      信息來源: 創業最前線
      更新日期: 2022-07-12 22:04:09
      摘要

      最近,在全國疫情得到控制后,電影院重新開門迎客,影視行業陸續復工。正在上映的電影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績單:《人生大事》上映18天累計票房已達12.

      • 正文開始
      • 相關閱讀
      • 推薦作品

      影視寒冬這3年:16萬家企業悄悄死亡,有人賣3套房求生

      生產|創業的前沿

      作者|傅

      編輯|雞蛋管理器

      近日,該國疫情得到控制后,電影院重新開門迎客,影視行業也陸續復工。

      正在上映的電影交出了一份靚麗的成績單:《人生大事》上映18天,累計票房已達12.39億;4天上映的103010累計票房超過1.87億元.2022年上半年國內總票房171.86億元,5220.5萬場次。

      但這一切都與在這個行業打拼了五年的導演陳子(化名)和創業七年的白露(化名)無關。

      今年年初,陳子任職的影視公司宣布“死亡”。眼看著行業越來越冷,迫于生活壓力的陳子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在3354年成為了一名獨立攝影師。平時她不僅拍商務照,還會做婚禮和拍攝服務的“雜事”。

      白露在兩年多前果斷放棄了影視行業的公司。雖然他感到難過,但在他看來,影視行業不僅水很深,融資也越來越難。只有放棄,才能止損。2021年,白鹿加入了一個與影視完全無關的互聯網創業項目,做起了團購生意。

      調查數據顯示,2019年以來,16.78萬家影視企業悄然倒下,一場前所未有的“影視寒冬”籠罩了數百萬從業者。

      不過,還有那么一群從業者依舊在堅守,希望橫渡疫情這條大河,耐心等待“回暖”的信號。一些導演、制片、編劇和演員們兼职送外賣、做微商和直播帶貨赚钱,希望以此度過眼前難關。

      一些影視公司創始人準備接觸18年未接觸的直播行業,打算依靠自己在圈內積累的影視明星資源,通過直播度過影視寒冬。

      也有影視創業者利用自己在圈內的資源,幫助其他從業者對接投資人,賺取一些“勞務費”來支撐自己的生活費和公司員工工資。

      這些從業者是堅守影視行業的縮影。帶著他們對影視行業的堅持和希望,他們會上演哪些“生存筆記”?

      00-1010 2020年6月,北京捷越眾合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創始人易哥(本名王小毅)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3354。為了支撐公司的正常運營,他將東北老家的一處房產掛牌出售。

      藝歌2004年進入影視行業,算是“影視老人”。2015-2017年的影視圈,有很多來自“煤老板”、地產商等傳統行業的熱錢。在市場資金充裕的時候,我哥也吃過影視分紅。

      當時哥哥的公司在大望路、何世禮、石榴莊都有辦事處,公司年凈利潤達到幾百萬元。我哥也被資本公司包圍準備沖擊新三板。

      但突如其來的爆發改變了這一切。

      影視寒冬這3年:16萬家企業悄悄死亡,有人賣3套房求生

      基于VRF協議的地圖/照片網絡

      從2020年開始,為了節省成本,Yige和其他創業公司老板一樣,不得不做出裁員和縮編的決定。3354忍痛砍掉了公司的兩個分公司,只留下了何世禮的辦公室,員工人數從40人左右減少到10多人。

      此外,他還必須“啟動”公司已經投入部分成本的項目。

      2016-2018年,影視行業盛行炒IP,軼哥和別的影視公司一樣,囤了很多IP劇

      本,“當時一個IP劇本,前期就需要付幾十萬。但如今,這樣的IP以一半的價格出售都沒人買?!?/strong>軼哥向「創業最前線」透露。

      甚至有很多免費的IP等著和影視公司合作,“前幾天就有一個漫畫軟件公司找到我們,希望以免費或入股形式,提供一些過億播放量的動漫IP合作出版電影?!?/p>

      在此前,軼哥公司有14個正在進行的項目,還有7個已經拍攝完并處于審核發行階段的項目。而在那14個進行中的項目里,有處于籌備期的,有的已經買了劇本,甚至部分資金都已到位,只剩再找部分資金就能開拍,還有一部已經準備了三、四年,本打算2020年8月份開拍的大制作電視劇。

      “為了完成這些項目,公司前期的運營投入就有1000多萬元?!陛W哥無奈地表示,疫情讓他的項目啟動時間繼續無限期延后,他不得不將一些項目砍掉,并一邊繼續打磨作品,一邊尋找投資人。

      不可否認,隨著影視行業徹底告別“熱錢時代”,資本和創業者都在回歸理性。

      2015-2018年的影視圈,熱錢涌動,熱鬧非凡,不斷有新星冉冉升起,資本瘋狂追逐影視行業,各類項目層出不窮,軼哥和同行們都成為了那個時期的見證者。

      “當時,我們在北京有影視制作團隊,資源又還不錯,很多投資人慕名找我們投資?!北藭r,軼哥幾乎全年無休,一年要拍8部片子,頂多是過年了才能休息幾天,“小到100多萬,大到800多萬元的項目投資,都是瞬間就沒有投資份額?!?/p>

      但到2019年,范冰冰事件成為影視寒冬的“引子”,政策對內容的審核和行業的監管開始趨嚴,資本市場對行業的投資開始謹慎,讓這場熱鬧戛然而止。

      突發的疫情更是讓軼哥發現,自己不僅還沒有扛過2019年的“影視寒冬”,反而是才進入臘月,最難的時期似乎永遠是“下一年”。

      今年,“寒冬”依舊在影視行業蔓延。很快,軼哥連最后一家辦公場所的支出也捉襟見肘,幸虧影視行業屬于輕資產也能運營的賽道,他決定將最后一家辦公場地退租,且公司人員也進一步縮減。

      “現在我們都實行居家辦公了,平時員工需要約人,我就利用關系網找個會議室,或者干脆去朋友公司見面。人員也進一步減少到了七、八個人?!陛W哥表示。

      2021年,為了維持公司的正常運營,軼哥再次將東北老家的另兩套房產掛牌出售?!安粌H如此,我還欠著200多萬元的外債?!彼硎?,現在影視行業的處境更像是“軟刀子割人”。

      影視行業的艱難,也同樣體現在鯤鵬影視制片人許藝曦的身上。

      許藝曦曾在2017年和2019年先后因為要投資拍攝公安題材和歷史題材的電影,選擇下海成為創業者注冊了兩家影視公司。

      “但我都沒有趕到好時候。第一部公安影視題材,光準備審核就準備了1年多,正好迎來2019年的影視寒冬,之后就又碰到了疫情爆發?!痹S藝曦對「創業最前線」說。

      迫于形勢,許藝曦在作品還沒開始拍攝,資金還沒到位的情況下,選擇注銷了一家公司。

      而留下的一家公司,也從原來的7、8個員工減到現在只剩2名編劇和1名財務。為了給僅有的3名員工發放基本工資,許藝曦也開始發展“副業”。

      “比如有從業者需要融資,我會幫忙對接投資人,如果融資成功我吃一部分‘回扣’。有時別人需要藝人或者歌手的資源,我也會幫忙對接,收取部分‘勞務費’?;蛘哂袆〗M有攝像的需求,我也會收點錢去做?!痹S藝曦向「創業最前線」描述著經濟來源時,語氣頗為無奈。

      顯然,為了讓公司活下去,依舊堅守在影視行業的創業者們不得不亮出“十八般武藝”。對他們來說,疫情來臨,苦一陣不怕,只要度過這場危機,短暫的損失也不算什么。

      2、為愛發電的影視人

      2021年5月,軼哥從北京回到東北老家,在與一位導演朋友的溝通中,突然碰撞出一些拍攝電影的創意靈感。

      “因為疫情,沒拍戲太難受了?!陛W哥說道,他和這位導演朋友都已經很久沒有拍戲了。

      實際上,在疫情期間,想要投資拍攝一部電影并不容易,甚至要做好“為愛發電”的準備。

      在此前,文娛賽道的投資人就開始整齊劃一地表示,影視行業回款慢,10個項目9個虧,政策風險也高,所以已經不看影視項目了。

      曾專注于文化娛樂產業的投資基金的投資人劉偉就曾向「創業最前線」表示,前幾年,公司平均每年在影視行業上的投資有一、兩個,但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就一家影視項目也沒有下注過。

      據「創業最前線」了解,影視行業能夠快速發展,是通過行業內的資金去撬動行業外的資金入局。比如,影視公司有影視項目,一般需要自己投資一部分,剩下一部分則由外部投資人投資。但現在,外部資金撬不動了,只剩下行業內有限的資金在發展。

      因此,行業內影視作品正在不斷減少。

      今年以來,橫店影視城公布的劇組動態,比去年同期下滑近50%。4月底至5月上旬,橫店影視城公布的在拍劇組少則18個,多則21個,而2021年同期公布的在拍劇組多在34-40個之間。

      影視公司更是一個接一個地注銷。

      企查查數據顯示,2019年至今,已有16.78萬家影視企業悄無聲息地倒閉。其中,2019-2021年我國吊銷、注銷影視相關企業分別為4.5萬家、4.77萬家、5.22萬家。2022年至7月5日,該數字更是高達2.29萬家。

      還有創始人開始奉行“做項目可能死得快,不做項目還能活得久一點”的原則,縮減投入。也因此,正有一大批影視人選擇遠離這個行業。

      “100個影視人,能夠選擇留下1個就算好的了?!鄙硖幮袠I里,軼哥很早就發現,身邊倒閉的公司和沒戲拍的同行太多了。

      于是,在沒有其他投資人投資的情況下,軼哥和朋友也只能以小成本拍攝電影。他們用一個月的時間精心打磨了劇本,并在東北吉林籌備并搭建攝制組。2021年6月初,又僅用10多天的時間就拍攝了這部影片。

      “雖然攝制組很簡陋,成員都是一人身兼多職,但四個主演是從北京請來的,敬業并且認真?!陛W哥說道。

      影視寒冬這3年:16萬家企業悄悄死亡,有人賣3套房求生

      圖 / 軼哥電影的開機儀式

      “這部電影講述的是一家面館老板20多年沒有漲價的故事。靈感來自現實中山東的一個物美價廉的小面館,經營了幾十年都不漲價。因此,我們圍繞主人公一家人講述了親情與愛情的故事?!陛W哥與「創業最前線」描述電影時,明顯變得興奮起來。

      影視寒冬這3年:16萬家企業悄悄死亡,有人賣3套房求生

      圖 / 軼哥電影中的場景

      軼哥對于該項目的盈利情況抱有不小的希望,“雖然這部電影只是一個主旋律偏正能量的文藝片,但我相信市場上還是有很多年輕人喜歡看這類片子的?!?/p>

      時隔近兩年終于再次拍了電影,軼哥覺得,他與這群熱愛影視的兄弟姐妹能夠聚在一起工作,還是很值得紀念的一件事。

      “為愛發電”,似乎是還在堅守著的影視人的一致決定。

      2020年初,疫情剛爆發時,許藝曦也沒有停下拍攝的腳步。彼時,他曾只身前往抗疫前線拍攝了一部“白衣天使抗疫紀錄片”(后因審核問題沒能上映)。

      2021年年初,許藝曦又在河南政府的支持下,拍攝了一部《白衣天使》的MV,主要記錄在疫情之下,國家將人民的生命放到首位的故事。

      一場疫情,影視行業雖然進入了“凜冬”,但又總是因為影視人的堅守,多了一些溫情與希望。

      3、靜待花開

      2022年6月底,工信部表示,為了方便廣大用戶出行,取消通信行程卡“星號”標記。這一消息的公布,似乎也讓軼哥看到了行業復興的信號。

      “終于可以動起來了,我最近每天至少約見一個人?!陛W哥最近的行程變得密集起來,“先去唐山與投資人聊短劇項目,接下來去杭州、佛山聊聊直播公司代運營的供應鏈,還要去長春、吉林、內蒙和通遼,聊聊小院線的事情?!?/p>

      在軼哥看來,只要項目能夠正常運轉,行業就有轉暖的希望。

      回想在2019年之前,養豬、做乳制品、開餐館、做金屬管材等傳統行業都轉型做影視公司,行業曾有過一段繁榮熱鬧的日子。

      但如今,為了活下去,像軼哥這樣的影視行業創業者也開始不斷嘗試轉型和自救。

      影視寒冬這3年:16萬家企業悄悄死亡,有人賣3套房求生

      圖 / 攝圖網,基于VRF協議

      軼哥準備打造一家MCN公司,他認為做MCN主要靠打造不同的流量賬號,每個賬號的基礎就是短視頻的拍攝,并對賬號進行合理的運營和技術保障。讓網紅保持一定的流量和話題度,后期就可以合理變現。

      軼哥在影視行業已經有18年的制作經驗和演員、藝人資源的積累,他希望找到一家有平臺背景以及資金背景的品牌,一起推進MCN業務。

      此外,軼哥也在著手短視頻劇的制作,正在對接合適的投資人和平臺,“因為總得吃飯?!?/p>

      只是,轉型不是為了業務升級,而是為了活下去?!?#36186;钱了,先活下來,才能有機會繼續去做之前已經投入多年的大IP項目?!陛W哥說道。

      回顧影視行業繁榮的那段日子,軼哥曾被資本追著投資,而作為公司決策者,他當時對行業的判斷太樂觀——因為公司一直有項目在不斷啟動,他也隨大流地只追求項目的數量,而沒有對作品精打細磨,導致至今沒有一部爆品作品。

      “如今行業靜下來也是一件好事兒。影視寒冬加上疫情,不僅考驗創業者的應變能力,讓我也開始更加注重內容創作了?!陛W哥表示,疫情居家的這段時間,他一直沒有停下和團隊磨劇本,討論心得,“這樣充實的前期準備,對每一個項目都很重要?!?/p>

      軼哥認為,現階段必須讓自己慢下來,踏實完成每一部作品,回到做電影的初心。環境讓人變得浮躁,但電影項目一定要一步一個腳印踏實地走。哪怕市場環境不好,自己寧愿賣房借貸也要帶團隊堅持下去。

      事實上,大公司們也開始“慢”下來。

      比如,采購播出端的影視平臺也頻繁提出“降本增效”為目標。騰訊方面曾向媒體表示,其正采取措施優化成本,減少騰訊視頻的財務虧損,同時保持其領導地位。

      愛奇藝創始人兼CEO龔宇也表示,中國長視頻行業已進入一個新的階段,特點是追求效率、追求減虧、最終追求盈利,而不是以前的單純追求市場份額和高速增長。

      轉眼間,疫情已經來到第三個年頭,許多像軼哥和許藝曦一樣的影視人,在艱難的環境中依舊沒有放棄。

      而在寒冬中,也不乏新生者出現——企查查數據顯示,2019-2021年我國新增影視相關企業分別為13.49萬家、11.54萬家和11.45萬家,2022年至7月5日,新增影視相關企業也高達5.25萬家。

      事實上,影視行業回歸到“苦煉內功”的階段未必不是好事,當從業者不再迷信大IP、流量密碼和虛實難辨的數字時,整個行業方能踏踏實實地創造出精品之作,成為人們生活中的“減壓閥”和精神糧食。

      在重回內容為王、制作精良的道路上,我們也與從業者們一起,耐心地等待著春暖花開的日子。

      *文中題圖來自視覺中國,基于RF協議。

      顧銘奶茶因使用過期原料被罰款 并被曝偷稅漏稅 王郁南是紅杉資本投資的
      ? 上一篇 2022-07-12
      新能源汽車產業蓬勃發展背后的底層邏輯
      下一篇 ? 2022-07-13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近發布資訊
      更多
      警花高潮嗷嗷叫
      <del id="nnjnj"></del><track id="nnjnj"></track>

      <p id="nnjnj"></p>

      <address id="nnjnj"></address>

        <pre id="nnjnj"><pre id="nnjnj"></pre></pre>

          <noframes id="nnjnj"><ruby id="nnjnj"><ruby id="nnjnj"></ruby></ruby>